学生工作
 
+ 学工新闻
+ 评奖评优
+ 活动中心
文体活动
科技创新
社会实践
+ 荣誉档案
快速链接 更多>>
··天线分析与设计虚拟仿真实验...
··光传输通信虚拟仿真实验项目
··pk10免费高手群 北京首页
友情链接 更多>>
··中国政府网
··辽宁人事考试网
··辽宁科技信息网
··辽宁教育科研网
··教育部官网
··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信息网
··辽宁省本科教学网
 
评奖评优
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> 学生工作 >> 评奖评优 >> 正文

大学生心理健康征文获奖作品

者信息
作者:裴建业
学号:183402020216
学院:电子信息工程学院

班级:通信1802
奖项:一等奖


    前言:
    他在叛逆期的时候染上网瘾,不听家中劝告,时常与家中吵闹后摔门而出,与不良青年拉帮结派,时常偷偷拿走家中的钱去上网,抽烟,酗酒。一次上网后,他的一位社会上的朋友骑摩托送他回家,出了车祸,他的父母流着泪守在他的病床前直到他醒来,他醒后父母并没有责怪他,只是担心他的身体。而后他痛改前非,开始孝顺父母,刻苦读书。他跟我说,他与父母之间之前好像隔着一条迷雾重重的路,只有真正地走过去,所有的误会才烟消云散,才真正的理解彼此。有感于此,遂撰此文。

    那一鹿,那一路
    隔在陆国与郝国之间的是一片广袤无垠,迷雾笼罩的莽莽密林。没人知道穿过密林的路,林中间或有野兽出没,两国的猎人时常入林打猎后离奇失踪,如人们所说,是被对面的国家抓去了,两国关系日渐恶化。
陆德,陆国一位德高望重的王爷,壮年时征战四方,如今年过中旬,却膝下无子,他觉得是上天认为自己罪孽深重,只得时常进寺向佛忏悔。
    ——天赐——
    一日,陆德像往常一样在密林中闲游,与亲近边骑行边讨论朝中琐事。正走着,就看到前方灌木丛中一阵骚动,随后窜出一物,定睛一看,此物毛发极美,模样俊俏。“好俊俏的鹿”陆德心想。那鹿又好像要为他引见什么,但这时陆德的马匹受了惊,疯了似的向前跑去,陆德控制不得马匹,在连续绕过几棵树后马匹失足,跌落山崖。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他夫人抱着孩子站在他身旁,他很奇怪,明明自己膝下无子,可这孩子的哭闹声却又那么真切。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在陆德的眼睛上,他缓缓睁开眼,才发觉只是一场梦罢了。就在他刚要转身离去,这一次却真的听到了一阵哭闹声,寻声而去,最终在一片灌木后发现了一个孩子。“甚是怪事。”陆德这样想。正巧,亲近寻他而来,二人遂带着孩子沿路返回。
王府中。“夫人,想不到我平生杀人放火,罄竹难书,可上天还是接受了我的忏悔”。陆德认为这孩子是上天所赐,就收养了他,取名,陆兴,希望陆国能够兴盛。
    ——初见——
    过了不知多少年,陆兴已习得一身武艺,犹善骑射。一日在密林中打猎,偶然发现一条路,沿着这条路走,忽见一头鹿,那鹿毛发极美,模样俊俏,还貌似怀有身孕。陆兴觉得自己在好像哪见过它,可又不记得在哪见过它。犹豫间,他弯弓搭箭,咻,可能是犹豫了,并未射中。那鹿叫了一声,向密林深处跑去。陆兴想要追过去,可他迟疑了,因为连那叫声,他都觉得好熟悉,熟悉的让他舍不得再射向它。他只好作罢,打了几只兔子,便回城了。
    ——再见——
    几年后,陆德病了,按照人们的说法,陆德年岁已高,总有一天会长辞于世。可陆兴不管,他找遍城中名医。“先生,父王对我视如己出,恩重如山,请先生务必救醒父王。”陆兴苦苦哀求。“事到如今,我还有一偏方,只是还需要这母鹿的血作为药引,方可入药”先生为陆兴真情所打动,如是说道。
    陆兴擦干眼泪,拿上弓箭,骑上马就出了王府。他知道时间耽搁不得,他知道有那么一条路,他知道有那么一头鹿。
再次来到这条路,路上杂草多了一些,陆兴没时间去感叹什么,他只想快点找到那头母鹿,虽然之前下不去手,但这次为了救自己的父王,他别无选择。不知沿着路走了多久,他终于还是找到了那头母鹿,母鹿的身旁还有头小鹿,那鹿好像并不怕他,可他这次没有犹豫,弯弓搭箭,一箭射出,射在了小鹿的腿上,两头鹿受了惊,向密林深处逃去,陆兴策马追之,期间疯了似的不断向母鹿射去,却都被闪躲。终于追到了一片山崖前,陆兴轻声说“都结束了。”刚要射出致命一箭,可接下来这一幕要不是他亲眼所见,他怎么也不会相信。那母鹿向他跪下了,眼中竟然流下了泪水。陆兴透过它的眼中看到了自己,他又忽然觉得一切都好熟悉,但他狠下了心,没有父王就没有他,他还是射向了那母鹿。母鹿发出凄惨的叫声,起身向悬崖跑去,纵身一跃,跳了过去,陆兴追了过去,但马匹没能跳过去,和陆兴一起滚落山崖。
    ——尽头——
    昏迷了不知多久,陆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拖动自己,可他根本睁不开眼。陆兴再次有意识时,听到了潺潺的溪水声。他醒了,摸了摸被水浸湿的脸,看到旁边躺着奄奄一息的那头熟悉的鹿,以及身后长长的拖痕。“难道要用水浇醒我?”。陆兴对于这头鹿充满了疑问。可他已经不知道从昏迷到现在过了多久,但他饥渴难耐,于是他喝了几口溪水,取了鹿血,找来一堆木柴,准备把鹿烤了来吃。
    手捧鹿肉,陆兴感觉胃中翻江倒海,但他没得选。一口下去,咀嚼一次,两次,三次,手中鹿肉掉到了地上。一些类似于记忆碎片的东西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:郝国使者携妻子来欲与陆国交好……队伍遇到猛兽……马车翻下山崖……一个孩子被叼走……一头俊俏的鹿找来果实喂养一个孩子……陆兴流泪了,他张着塞满鹿肉的嘴,面容扭曲,发出了悲壮的哭喊。
他把鹿埋在了那条路的尽头,他把鹿血放在了城门外,他转身走向那一路,他回忆着那一幕,他痛心着那一鹿,他只想守护好那一墓……
    陆兴没有再回陆国或郝国,他在密林中住了下来,为来往迷路的人指路,两国渐渐有来往,之前的误会涣然冰释,最终交好。

尾声——
你 我 心 中,皆 有 一 路
或 近 或 远,或 交 或 离
感 人 心 者,莫 先 乎 情
寻 此 情 者,且 行 此 路

文字:裴建业
编辑:新媒体 赵昕宇
审核:方琦
责编:董颖


版权 Copyright @2013 pk10免费高手群 北京 电子信息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
地址:pk10免费高手群 北京 电子信息工程学院 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大街37号 邮编110136